×

案例展示CASE

+-
小说推荐《妩媚表小姐》时间:2022-05-13 00:22 浏览次数:
本文摘要:文案: 表小姐姚妍长得肤白貌美太妖媚,人人都以为:这女人定是个水性杨花的小妖精,当小妾还行,正室万万不行。 上辈子为了让人赞一句端庄有礼,姚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,最后还是被送入虎口成为侍妾。

ror体育网页

文案:  表小姐姚妍长得肤白貌美太妖媚,人人都以为:这女人定是个水性杨花的小妖精,当小妾还行,正室万万不行。  上辈子为了让人赞一句端庄有礼,姚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,最后还是被送入虎口成为侍妾。  重来一世,老娘怎么痛快怎么来,捞最多的钱,撩最强的男子!  本文设定:极苏,人人都爱表小姐  内容标签:甜文 爽文 复仇虐渣  主角:姚妍 ┃ 配角:帅哥特别多 ┃ 其它:=======================第1章 重生  作者有话要说:  不知道下面开哪篇,看接下来做纲领的顺利水平吧,大家喜欢哪个就收藏谁人,托付啦。  新文1:《后宫扛把子》(暂命名,不到最后一刻,总会忍不住一再修改~~)  阿宁从冷宫杂役到万人之上,只用了短短几年。

厥后有人问她旁边人对此如何评价?  某宫女:手段卑劣!  某太监:极不要脸!  某妃嫔:小贱人见人就踩!  先皇后:滚,本宫眼瞎!  新 皇:温柔贤惠、甜言软语、柔心弱骨、柔美娇俏,偶然有一点点小淘气~~~  众 人:皇上才是真的眼瞎!!!  新文2:《凶男人家小娇妻》  柳苏苏长相美艳却一直嫁不出去,谁让她家是开棺材铺的。  张大牛有房有地有银子却依然娶不上媳妇,谁让有传言他曾经占山为王杀人如麻。

  两人凑到一处,日子竟然过得红红火火,天天家里都传来种种肉肉肉的味道。  众人:为啥棺材铺里天天有肉味,是不是他们一家子都吃人,怕怕~  来自末世的柳苏苏:我相公天天喂我吃肉,关你们什么事儿!  张大牛:我媳妇超爱吃肉,夜里连我的肉都不放过呢!  冬至,天大寒,清凌凌的蓝天上飞过一群黑鸦,落到院中老树上如树叶一般密密麻麻。

  姚妍借住在英武侯府西北一隅,紧挨着下人寓所,平日里很是冷清。当初进府时,舅母握着她的手连连说心疼,特意摆设这清净之地便于守孝。  厥后即便知道娘舅舅母全是虚情冒充,既算计她的钱财却又嫌弃她,所以才放任奴婢欺辱她,可她也只能忍下。

  曹嬷嬷从院外走来,见到姚妍默立在树下,本就纤弱的腰肢越发不盈一握,清澈双眸里含了一丝哀愁,如捧心西子一般让人怜爱。  也怪不得府中少爷们都喜欢,这绝色多情容貌,她这个老妇都难免多看几眼。  她心中忍不住叹一句“惋惜了”,脸上却还是堆上笑:“表女人,天且寒着,您连大氅都未披,莫冻坏了身子。

今天是大吉大利的好日子,夜里便要嫁入谢府,老奴恭喜女人,贺喜女人。”  姚妍冷眼望过来,悄悄望着她不发一言,竟让她再说不出恭喜的话。

  嫁?谁家薄暮时分一顶小轿子便嫁人?没有三媒六聘,没有十里红妆,没有吹吹打打热闹气儿,更没人来添妆祝福,只派一个老奴来说一声而已。更况且,她还在孝期,就这样急急忙成了妾!  姚妍却连叫苦都不能,轻声道:“曹嬷嬷,我今儿想一直守着弟弟。

到了夜里,你们自来叫我即是。”  曹嬷嬷讪讪笑:“女人想如何做都好。表少爷如今躺在床上,也念您着呢。女人,老奴说句实在话,这谢凌昭谢令郎虽传言厉害了些,却是有名的美女子,且位高权重,人人忌惮,嫁已往您身份便水涨船高。

再者他如今无妻无妾,女人去了即是头一人,只要抓住男子的心,何愁未来好日子?况且,表少爷冲撞了王府世子,若不求了谢府,少爷可就……”  小命保不住!姚妍懂。  可听说那谢凌昭手段残忍,杀人如麻,能止小儿夜啼,她心中怕。更别提她只是一个无名无分妾室,被弄死也无人追究。

  见到弟弟躺在床上痛苦□□,姚妍泪如雨下。明显是那宁王世子肆意纵马伤人,却反怪弟弟挡了路,害他堕下马来。

  弟弟如今失了一条腿,送去半条命,可那世子不外是受了一丝惊吓而已,却还是想要弟弟死。这世间,权势太过恐怖。

  听到姐姐哭泣声,姚景元醒了过来,努力抬手替姐姐拭去眼泪。悄声道:“姐,你莫听这府中人主意,他们一个个不外是想吸我们姐弟两个的血而已。不用管我,你拿着剩下的一点银子,到南城置办个小铺子小宅子也能安身立命,绝对不能嫁给谢凌昭。”  弟弟自小聪慧,来京城不外月余便看透了这府中人心。

ror体育网页版

可是她却不能当机立断,怕姐弟两个出去后越发伶仃无援,被人欺凌,谁想到不外半年便落到这样田地,真真生死不如。  当初从家中带来的几万两银票,零零星散本就被拿走许多,这一次借着打点弟弟之事,更是全部哄走。

现如今手里的,不外是缝在衣衫里的千两银子而已。  姚妍咽下泪水,将荷包塞到弟弟贴身衣服中。“如今你我各带几百两应急,等姐姐在谢府站住脚,立刻接你走。

你莫怕,只要姐姐在谢府在世一天,他们便不敢折磨你。”  姚景元骂自己无用,却也留不住姐姐,只能看着姐姐从一个火炕跳入另一个火炕。  夜色刚浓,一顶青色小轿就把姚妍送进了谢府。

连大门都不得进,悄无声息从西南角门直接进了内院。  偌大的内院,却连一丝人声都听不到,只听到老鸦在叫,夜色中越发瘆人。京城多鸦,煞气重的地方更是。

她心想,难不成谢府与侯府一样,皆死了好些无辜之人?  是了,听说谢凌昭能将人的头颅当蹴鞠玩耍,府中死几个丫鬟小厮也是寻常。  这样想着,她越发畏惧,却只能一小我私家牢牢握着床单,连钻到被子里也不敢,怕惹恼了那男子。  虽怕,却还是抵不住累。

快要睡去时,姚妍听到门“吱呀”一声,吓得她一个激灵,腰背挺了起来。  谢凌昭望着坐在床边的女人,就着烛火冷哼了一声:“容貌倒是不错,难为他们了。”  谢府那里会舍得让他娶妻,听说皇上要赐婚,便提前找来这样一个女人,无非就是膈应一下,让他们伉俪未结婚先离心。

  谢家人也是能耐,不知从那里探询到这女人天生克父克母克夫,爹娘刚死了,送来克他了。  也罢,他若是怕克,早活该上一万次了。  下巴被捏的紧了,姚妍有些痛,便抬头望着他。

眼中含泪,粉腮飞霞,轻轻呻.吟一声如猫儿叫一般,让人心痒。  谢凌昭挑眉:“叫一声。”  姚妍眼中全是渺茫,叫什么?这男子虽邪性,长相却悦目。长眉入鬓,丹凤长眼,鼻梁□□,面颊棱角明白,与时下盛行的扑粉男子十分差别。

只是,看她那眼神,如看小猫小狗。  谢凌昭手指用力,面上虽带着笑,说出来的话却不中听:“不叫就滚出去。”这女人眼睛如汪泉升雾,十分诱人。谢府又费劲心机让他用了药,虽排挤许多,却还是有些影响。

女人而已,纵然不喜欢,受用了倒无妨。  只是他心底有一不行告人秘密,最喜爱的并非女人脸,反而是声音。

若声音不美,脸再悦目也不想吃下。  若真滚出去,即是死路一条。姚妍忍痛,小声道:“汪汪汪。”羞死人,纵然当她是狗,也不应逼着她这样。

  谢凌昭:“……”忍不住眼角放松,嘴角翘起,这女人莫不是个傻的?这样的傻子,谢府找来敷衍他?“叫老爷!”  姚妍这才明确是她误会了,恨不能将头埋到床上,低头露出一截脖颈,白如玉嫩若花。声音颤颤巍巍:“老爷。”虽短短两个字,却如千回百转一般,勾人心。

  谢凌昭从来不是委屈自己的人,将姚妍一把托起扔到床上,连一丝喘息时机都不给人。  痛。破茧成蝶,美是美,却需履历万千撕扯,可也只能硬生生忍已往。

  这男子也不知是以别人痛苦为乐还是如何,这一夜竟不想停歇,纵然她苦苦恳求,也狠要了几回。  …………  醒来,姚妍以为有些汗意,打开车帘一瞧,竟然下了雪。  见女人醒来便往外看,吓得刘嬷嬷赶快拉紧了帘子,嘴里连道:“女人多大人了,也不知道敬服身体。

ror体育网页版

刚刚是不是做梦了?脑门上竟出了一层汗,也敢吹凉风!”  丫头文琪、文慧也赶快端热水、拿帕子,边伺候她擦面、摸面脂,边笑她爱看热闹。“女人这一觉睡得可真长,这会都快到济南府了,若再多睡几觉,很快便进京了。管家说咱们在济南府住一晚,明儿继续赶路。”  姚妍笑骂她们暗指她是猪,“看你们皮的,若惹急了我,直接将你们扔在济南府。

”两个丫头装作畏惧样子,连连讨饶,笑成了一团。  姚妍心里叹气,前世若真将这两个丫鬟留在京外多好,省得她们一个个被人害了去。不外重来一回,再不会善良懦弱了。纵然没有爹娘护着,她也要活得很好。

  听到管家敦促赶路的声音,姚妍冷笑,英武侯府真真缺银子,这样岌岌可危连开春都等不得,便带着他们进京。若是他能明晃晃抢了钱财,说不得就直接把他们姐弟二人抛下,拿着银子飞驰到京城。  前世不知,还以为是娘舅想念他们,所以派人一路马不停蹄接他们进京。

真相却是侯府明日女刘嫔在宫中过得不如意,时常需要打点。而侯府十几年来没有立得住之人,既无人做高官,也无人谋划得方,却个个维持奢靡生活,早就卯吃寅粮,入不够出了。  为了维持荣光门楣,为了让刘嫔获得盛宠,侯府急等着他们姚家银子的来支应呢。

  她们姚家虽只是商户,却是江南盐商,且谋划南北货物,说是日进斗金不为过。要不是为了银子,当初侯府怎会将女儿嫁到商户,即即是庶女,也让京里人笑话了好一阵子。

  只不外侯府算计再厉害,姚家也不行能让两个孩子拿走全部家业,最终家族出头将屋子、铺子、田产和周转用的银子留下,只让姐妹二人带走了母亲妆奁和几万两银子而已。  但纵然只这些银子,也足以让侯府好过几年。若刘嫔再得宠,那英武侯府重回昔日辉煌指日可待。  只是老天让她回来了,让她有时机拿回本该属于她的工具。

  明知侯府是刀山火海,魑魅魍魉聚集,姚妍却还是要去。不去,怎查出父亲去世真相?怎为自己和弟弟报仇?第2章 臭墨  雪下得越来越紧。

江南最冷之时也会有雪,但最多只是薄薄一层,还未落地便先化了,像这样紧的鹅毛大雪也只北刚刚有。  姚妍素手捏起帘脚,望着白茫茫天地。这大雪纯白洁净,掩盖了一切泥泞和肮脏。  正思量往事,一阵“踏踏踏”马蹄声响起,马上一黑衣男子,面无人色,眼角带寒,从后面飞速已往,留下扬起的雪花飞翔。

  刘嬷嬷斥道:“竖子无礼,这样急急忙赶路也掉臂他人是否利便。幸亏扬起的是雪,若是灰尘岂不扑人满面?”  姚妍见那男子十分眼熟,低头略一思量,大惊失色。

忍下心中讶异,唤来侯府管事。  那管事姓宋,人不高但长相精明,乃侯府二管家,平日里听候夫人调遣,在府中很有几分脸面。

他去江南接姚家姐弟之前便从夫人那里听得消息,知道这姐弟二人虽不是紧要亲戚,却也是财神爷,便面上从来带笑,“女人可是有付托?”  姚妍忍下厌恶,颔首道:“雪天赶路乃出门大忌。宋管事,此去济南府还需一两个时辰,加上雪天路滑,说不得越发拖延时间,一个欠好便连城门都进不去。我们便不要冒险,在城南驿站住下如何?”  宋管事想了想劝道:“若不冒雪进城,万一一直下着,我们岂不是在驿站中困上几天?向来都是下雪好走化雪难,赶车的又是老把式十分放心,我们赶一赶进城多好?”  上辈子,他们姐弟俩进城后第一夜便遇到了贼,装在首饰盒中的万两银票和各色珠子宝石丢失。

姚妍姐弟找上店家,店家说他们乃济南府第一大店,内里有大人物入股,岂会做那种掉臂名声之事?。


本文关键词:小说,推荐,《,妩媚表小姐,》,文案,表,小姐,ROR体育网页登录

本文来源:ror体育网页版-www.cyg114.com